雅典卫城——回不去的神圣家园

类别:希腊移民生活  发布时间:2018-12-07 12:48:02 浏览:378 评论:0
内容摘要:今日看来,希腊卫城并不高耸,但每日都有虔诚者络绎不绝地朝圣这处神的故园,回不去的神圣家园,让我们以最忠诚的情感,穿行其中,返回故园。

神的故园——雅典卫城

让我们以最忠诚的情感

穿行其中,返回故园

——荷尔德林

希腊雅典卫城——回不去的神圣家园

今日看来,希腊卫城并不高耸,但每日都有虔诚者络绎不绝地朝圣这处“神的故园”,所谓神的“故园”就是回不去的神圣家园,而不同肤色的人们之所以扶老携幼登访梦中的家园,或为瞻望神的容貌而探寻美的影踪;或为凝视雅典娜的橄榄树而分享友爱的使命;或为聆听故园的神谕而赋予自身的劳作以神性。

神的故园存留着最完美的人的容貌,朝圣者依此来探寻美的影踪。西方文明一直在怀恋古希腊文明中反思而行,因为西方人始终把古希腊人视作最完美的人——俊美的身体、开朗的性格、坚韧的意志、丰富的想象力和艺术创造力等,相反,今天的人虽享有着丰裕的物质与精神产品,却缺点诸多——体弱志薄、狭隘短视、想象力匮乏等。为此,尼采提倡以“酒神精神”(葡萄酒的酒神)恢复人的审美感知,而我通过瞻望所留的六座神像,再远眺爱琴海,我想古希腊人之所以完美,应与此山、那海与艺术等要素休戚相关。 “此山”可指希腊的诸山,它们虽不高但光照强,不过,这里很少有人打伞,男女都裸露肩膀,承受着太阳神的恩惠与考验,这是一种对自然的尊重,更是一种对自己身体的肯定与韧性的延承。炽晒中,一个金发的男子用激烈言语教育着一位少年:“爸爸这么作,就是为了培养你的意志和耐性……”,相映成趣,一对中国夫妇对儿子说:“累了吧宝贝,下去找个凉快地儿,歇歇去。”“那海”指令人神往的湛蓝的爱琴海,它的蓝可蓝到人的心底、洗去人心中的一切琐事和尘物,将人引向一个更向往的外在世界,赋予了古希腊人以开朗的性情与丰富的想象力。 “艺术”指无中生有的与加以雕琢的创造物,如雕塑和文学等。正是在这种创造物中,古希腊人拥有了智慧和思想,至今,西方仍将建筑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创造和保护,他们也喜欢拿着希腊神话等书来探寻故园的神的踪影。

神的故园散发着和平与友爱等神性,登山客分享与播散着这些可贵的德性。相传雅典娜与海神波塞冬竞争雅典的保护神,最后温情的雅典娜以橄榄树成为雅典的守护神,于是雅典羽化为孕育和平与富裕的一座宝城。今日,几经战乱与岁月的洗礼,这座无比辉煌的古代西方文明的象征只剩一些正在修复的神殿与无法复原的遗址,但这许苍凉中难掩卫城的神圣和庄严,因此世界各地的人们纷纷赶来分享这里的神性,包括对友爱的温习、对和平的触碰……为此,哈贝马斯将雅典文明视作一种神性的资源,期望人们从中采撷关爱与团结等种子。不巧的是,在卫城上仅有的几块树荫中最凉快的荫凉下,一个孤独的女朝圣客因酷热而中暑,歪靠在树根下,窘态十足,这时一对看出端倪的中年夫妇咨询她的症状,然后让她喝下一管类似藿香正气水的液体,并观望了她好久,才安心地离开。她们的关爱行为契合于卫城的神性,也阐释和播撒着这些高尚德性,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赞美着她们的美德,于是甘甜的水池旁有几个人自觉地看望着那个中暑的人。无独有偶,在卫城下的街道旁,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女性躺在路旁,刚从卫城上下来的游客自觉围成一个人墙,掩住那位女性暴露的身体,并唤来了当地的警察,赶来急救。经过这番朝圣,温润的友爱与和平等种子会留在一些人的心田中,逐渐影响着他们的日常行为,让世界多了一些美好和笑声。

神的故园遗存着神谕,虔诚的人听懂了各自的使命。而我是一个派遣到东方的采诗人,责任不重但不减神性,因为我需以自己的所见言说出一些被遮蔽的事情。所以我醒悟了:我为何生有一双结实的适合远行的长腿、为何有阿多诺般求真的性格、有希腊人对沉重的认同。在前行的沿途中,我采摘了一些沉重的话题,如我真切地感受到难民潮影响着我对西方的认识,雅典的一些街道中的阿拉伯人成群,应是难民潮的见证。并不幽默的是,他们喜欢在黑夜里,几人凑在一起且面无微笑,于是他们被一些过客称为“一群令人担心的奇怪人”。而欣喜的是,我惊奇且惊喜地感受到海外华人应得到国内乃至研究者更多的关注,“惊奇”在于,这些华人的数量大得惊人,单从欧洲而言,每个大的都市都有近20万从事着批发和餐饮等的中国人,欧洲有44个国家,如果按照平均每个国家有两个大都市的话,那么欧洲就生活着44x2x20=1760万华人;“惊喜”在于,他们不是令人担忧的“奇怪的人”,而是为各国缴纳很多税收且为当地人提供很多工作岗位的勤劳的人,他们对故乡的人也不失热情,在雅典,我得到三个不同群体的中国人的指点和帮助,颇感温馨和自豪。这个温情话题,我会将它带回故乡讲给你听。

不经意间,地中海的秋水悄悄地涨了三厘米,我的思乡之情渐浓,但因与巴城的约期未满,我动不得身、起不了程,所以我只好在晨起星落中继续思考书虫的人生。感伤的是,“九月也有一缕挥别的风”,相遇的一些留学生要微笑地要离开巴城,回到各自的故乡,“这缕挥别”的风虽轻但情谊重,因为一别此地,很难再返程与重逢。

作者:李进书,河北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学博士,巴塞罗那庞培法布拉大学访问学者。

图片均为作者拍摄

来源:艺术学人

本文标签: 雅典卫城卫城希腊卫城

评论/问答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共0条评论

您的昵称:

手机号码: 如果希望获得电话回复请填写,号码不会显示在页面上。

评论内容:

快速免费咨询

希腊优质房产

更多...

相关资讯

更多...